信息详情
首页 > 廉政教育 >正文

“街道闺女”拜早年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09 10:29:05    

    春联、福字、粘豆包、笨猪肉……随着春节临近,年味儿也越来越浓,就算是零下二十摄氏度的天寒地冻,也挡不住东北年货市场的热气腾腾。

 

    “出发吧,王大哥!今天去给高老爹拜年。”2月6日中午,翟姐拎着水果和日用品,走出市场,招呼王大哥与记者一行坐上了车。

 

    翟敬东,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南湖街道办事处民政科长,她是同事口中的“翟姐”,也是孤寡老人口中的“闺女”。今年已是她在基层民政岗位工作的第13个年头。

 

    “拜早年”的规矩是翟姐自己定的。因为每年腊月十五之后,区里集中采购的春节慰问物品就会送到,多数慰问对象能够自己领取,但还有个别身患残疾、卧床不起的慰问对象需要送“年货”上门。今年翟姐的名单上列了9人。按照习惯,翟姐除了带上区里的慰问物品,还会自己掏钱到市场选一些日用品,给这些行动不便的慰问对象送去。

 

    “叔,您看谁来了?”高老的侄女小高将我们迎进家门。70多岁的高志国正躺在病床上,听到呼唤,他挣扎着抬起一只手,翟姐一把握过去,问道:“老爷子,能不能认出我呀?”高老张着嘴说不出话。“你要是认识我就眨巴眨巴眼睛!”听了这话,高老使劲地眨了两下眼,紧紧地攥住翟姐的手。

 

    “多亏了翟姐。我叔几次脑梗发病,都是翟姐及时给送到医院。”小高一边倒水一边说,老爷子听到这话,颤抖地张开嘴,想说些什么,却又开不了腔。王大哥赶紧取来红袜子:“老爷子,看你‘闺女’给你买啥了?”看到袜子上绣着“走鸿运”3个字,老爷子又眯起眼睛,咧开嘴巴。“你们看!我叔笑了!”小高高兴地说。

 

    “叔叔年过六十后,便时常犯糊涂。好几次都是清醒的时候出门,半路就迷糊得找不着家。”小高说,有一次过小年,老爷子又走丢了,她便赶紧求助翟姐,翟姐二话没说就赶过来,发动了十多个同事上街寻找。说来也挺有意思,最后老爷子自己找回街道去了,就站在救助站门口,谁领都不走,哪屋都不去,就等翟姐回来。“我后来问他,您连家都找不着,咋还能记得救助站在哪呢?您猜他咋说?他说,我闺女在那上班呀,我闺女能领我回家。”说到这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

    给“高老爹”拜完年,翟姐返程途中忧心忡忡,自己的亲爹也是脑梗,现在北京住院,因为忙春节慰问的事情,周末又不能去看望他了,“算了不想了,一会儿打个电话拜托弟媳再辛苦一阵吧。”

 

    啥时候最累?年前最累。所有慰问物品,要经过民政科4个人的手,在13天内发给300多名慰问对象。米、面、油,背背扛扛不在话下,大冬天顺着脖子淌汗是常事儿。

 

    过年最怕啥?最怕手机响。邻居来电,低保户精神病犯了,民政部门的“闺女”“儿子”撂下碗筷就往低保户家跑;养老院来电,老人咽了最后一口气,“闺女”“儿子”大过年的去买寿衣、骨灰盒,准备发丧;派出所来电,走失的老人已经找到,收起还未点燃的烟花,开上自家车赶紧去认领“亲人”……

 

    一路上,翟姐和记者聊起了这十几年春节的别样滋味。进入救助站,她便又忙着整理慰问品,准备走访下一家慰问对象。(本报记者 董亮 于茉晗)